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


纪贤林和熊博士 日期:2004年10月24日 作者:陈祖芬 来源:中国读书报 在他的身后,当然是堆得高高的书。在他的沙发前,有一张可以推拉的小书桌,正好卡在沙发的扶手上。当然,桌子上摆满了写得很整齐的手稿。 《光明日报》曾说,北京学术界出书最多的有两个人。第二个人我很熟悉,第一个人大家也很熟悉——季先生。我记得季先生家的墙好像是四库全书做的。走进季先生家,你就会知道坐在书店里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在医院待了很久的季先生,也住进了书城的病房。当然,医院不能只是堆书。季先生也只是在他的单人沙发后面堆书。然而,季先生却是坐在沙发上。这个小空间就像一个书城和一个文化中心。季老师的助理李老师特意在书店左右摆了一把椅子,让我和梦曦坐在季老师的旁边。季先生听力下降,左耳听不见。在一米多的距离里,李老爷子听得见季老爷子的轶事,但他无论如何也听不见。她说,季先生这辈子都很守时,每天早上4:30起床,晚上9:30睡觉。几十年前,季先生曾经打过乒乓球,他在打。想起事情到了该做点什么,他放下球拍离开,怒道:“不让我听见?”季老爷子眼中带着淡淡的调皮。李老师知道季老师听不见,接着说:他打乒乓球主要是用小破球,打的很傻,“我什么都傻。” 季先生笑着轻声说道:“我是猪。 “他为什么听到了?我们笑了。我说,李老师,你说季老师不擅长乒乓球,但是季老师的话就像是踢了一脚,反应非常快。如果是乒乓球的一种以后发明了,就不会用了。如果打球拍,用心打,那么季老师就很难有对手了。钟景文老师几年前问梦溪: “你是北大毕业的吧? “梦曦不是北大毕业的,但他的亲朋好友大多在北大。还没等梦曦回答,季老师的乒乓球就已经发出来了:他不是北大毕业的,但他是比北大还多。季老师的思想,像个乒乓球运动员,像个跳水运动员。跳的很深,然后更深。当年胡适说学佛的时候应该像季羡林。多少年了自从胡适讲到今天21世纪过去了?然而,吉赫先生也潜伏在佛教的深海中。那天我们见到了他,坐了没多久,他就谈到了这个词的由来”佛”。他说佛教起源于印度,一般认为“佛”是“佛”的缩写,“佛”字应该是梵文;但不,它是吐火罗语。为什么?孟熙说,纪先生在1947年写了《佛与佛》,就是讲这个问题的。 1989年,他又写了一篇。也许两篇文章他不能让季老师尽力而为,所以他坐在医院的书店里,越想越多。季先生这话一出,“猪”的嘲讽全没了,只有一种智者和思想家的大痛。我在他右边的电视上看到一只毛茸茸的熊医生,天气很好。熊波医生头上戴着一顶医生帽,一手拿着一卷医生证明,毛衣上绣着五个大字:季羡林教授。哪怕季羡林教授坐在病房里,或者坐在电视机前,也对那种震撼智者的力量感到敬畏。在他左边床边的灯罩上,贴着一张纸,上面贴着一条透明的塑料条,上面写着一条用药说明。这些东西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他只能在最不可能被发现的灯罩上一一记录下来。这个灯罩让我想起了季先生毕竟病了。我和梦曦给季先生带来了同样有趣的东西。我一直相信每个人都是孩子气的,不管他是9岁还是90岁。伟大的智者,尤其是伟大的孩子。这一次,我发现季老爷子胖了一点,脸色红润,变成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我好像第一次读到这四个字:何发童颜。我拿出一只玩具兔子,拨动了开关。兔子飞快地拨动了手中的电吉他,为季老爷子唱了一首歌。兔子边走边唱,停顿片刻,想着用另一种方式来取悦听众——前后摇头,转动眼睛,伸长耳朵。季先生从手提箱里用力探出头来,开心地看着流行歌手。以那种专注而好奇的表情,乍一看,他已经九岁了。就在兔子停顿的那一刻,季先生说:是在琢磨。是的,兔子必须弄清楚并不断想出新的技巧。孩子最喜欢新奇,聪明人不能忍受的不是缺钙、缺锌、缺乏营养和维生素,而是缺乏新奇。所以孩子和智者往往相差一尺。曾经有一个仰慕季先生的人,苦涩非常想和我们一起去拜访纪先生。不管我们怎么说不,那个朋友还是不会原谅的。孟希无奈只好打电话问李老师怎么办。李老师说,季老师说,一个祖坟就够热闹了。有一个工艺品,一个小女孩骑在一只大纸鹤上,她手里拿着一只小纸鹤。女孩的孩子头状花序和我的很相似。我把这个骑鹤的姑娘送给了季先生,也想送上我的祝福。李老师笑道:姑娘的头跟祖芬的一模一样。季老爷子立刻用手做了一头披在脸颊上的短发:祖芬的发型是这样的。连我自己都觉得我的发型和那个姑娘很像,季老师一眼就看出了区别。又一次看到了95岁乒乓球运动员的锋芒。我知道季老师经常在我背后骂我“没长大”。其实,只有长大了,才能明白自己多大了。与季先生同时代的许多人已经去世。季先生的天真依旧,学习依旧勤奋。他说:如果他们都在这里,我纪羡林算什么?李老师笑了笑:你四十多岁的时候是学院的成员,最小的时候。日前,中秋节前夕,亚洲华人作家文学基金会一行18人从海外来到北京,为季先生颁发了终身成就奖。中国文学的内涵拓展了白话的境界,是一种文化瑰宝。为表示崇高的敬意,特赠送一块纪念牌。一位朋友在杭州为季先生做的。没想到,浙江的普通工人一听说是纪贤林先生,激动得要织一根。结果,这幅丝织画是由200名工人手工编织而成,并有200名工人签名。中国作家将终身成就奖颁给季先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浙江工人敬拜季先生。这是一个惊喜,来自人民的终身成就奖。再看看坐在电视上的熊医生,气氛中透着一股稚气。知先生者,熊博士也。当我们回到家时,我们发现我们带了三本书,但不知何故又带回了另一本书。电话响了,是李老师的:梦曦,真奇怪。你来了,你就可以听到先生的话。你一走,他就再也听不见了。还有,季先生说,你明明带了3本书,怎么又找不到呢? 2004 年 10 月 24 日由学术批评网 (www.acriticism.com) 转贴

Copyright © 2000-2022 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 taipingy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ikesbluesnbb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