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笔终存天地间——怀念郑雪侬老师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8日

       *那时我们还年轻(右郑学农先生,

左作者) **陪同郑先生参观了千文书院*中国民主促进会潮州委员会委员郑学农与我们告别, “新潮州十五音”、“潮州八卦”将永远存在于潮汕大地上。几十年来, 他孜孜不倦地实现自己的理想, 留下他的遗产, 将他的音频和视频留在许多大大小小的讲台上。可以说,

他在潮州方言、地方文化、俗语谚语、稀有人物等方面都应该拥有最高和最有影响力的荣誉。我们告别了郑学农先生的遗体, 看到了他的遗体, 戴着伴随他一生的高度近视眼镜。我们坚信, 他大手笔下的仙器, 在他人生的道路上, 依然会在精神文明的雄伟大厦中散发出光与热。
       在潮州文化的复兴和文化自信的实现中, 他温柔的名字将闪耀!不过, 郑学农老师的离世, 对于男人来说, 还是挺老的。他的逝世对于热爱本土文化的人来说是无法弥补的损失。从那以后, 我们失去了一位当地文化作家。在文友圈, 我失去了一位“以笔为友”的忠实文友, 失去了广大喜欢《潮州十五声》的朋友, 还有一位和蔼可亲的潮音导师。悲痛欲绝, 郑学农先生的许多往事涌上心头。郑先生大半辈子都与潮州本土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鬼司年孟秋约中午, 我与雪农先生, 钟让先生, 三人品茶闲聊, 谈《潮州十五声》。聊天中, 学农郎朗老师流利地和知木知音对八声、十五声、十五声四十的诠释。总决赛的韵、韵、拼法还讨论了很多我不熟悉的潮州话单词, 并详细介绍了“潮州十五声”的演变历史, 以及“十五声”的由来。其他父母。为此, 我对郑老师说:“你从继父那里继承了很多‘十五字’, ‘十五字’几近濒临灭绝。
       目前潮音的生僻字已经枯萎, 原来的民国版“十五字”消失了, 现在潮州文化正处于天云时代, 随着这几十年的读音和书写方式的变化, 不如修改一个“新潮州” “你一生中的十五个音调”。郑先生一口答应, 于甲午年仲春完成编纂, 与读者见面。 “有丰富根基的, 其实是成功的, 有丰富的药膏的, 是光明灿烂的。”薛农先生秉承父亲端庄的天性, 经过几十年的阅历和洞察,

总结出“言有古今, 义也有古今”的哲理, 结合现代汉语的注解和诠释。逐字逐句, 不拘一格, 剔除垃圾, 节约精华, 精心编撰了《潮州十五声》。书的风格特别清爽, 堪称酒醉!先生大半辈子都无意享受文学世界。当他老了, 在他生命结束的前一天晚上, 他突然想到了享受晚年。反而领悟了潮州文化, 毅然耕耘, 栽了个书桌。
       这才叫乐道, 其精神风貌令人钦佩!学农老师曾说:“《潮州十五声》中的汉字形声义合。, 揭示了包罗万象的自然哲学, 阐明了天人合一的概念。她创造了人潮无尽的和谐共处。万物, 预示着未来, 是滋养潮人文化发展的乳汁。 “为此,

他在81岁时, 毅然来修改《新潮州十五声》。作者被先生的精神和行为所感动, 同意写一篇《序》供参考。”书, 并撰文《桑榆磨刀不迟, 潮音合奏有新篇章》, 发表于《潮州日报》、《汉江》等报刊杂志。 1980年代, 薛农先生带着一大摞《潮州八卦》手稿寄到我家, 他独到地描述了市场生活的饮食、商业、读书、风俗、行为等方面, 以及人们经常听到的俗语、流行语、语言现象, 以至于习以为常, 对它们视而不见, 很少有人深入其中, 更不用说有人会做系统的研究、归纳、整理。他从具体到抽象, 从抽象到具体, 用心挖掘, 解释ng以通俗易懂的语言, 诠释文字, 生动的语言, 文体幽默, 把“八卦”的内涵和哲学延伸, 使人们对潮州的一些疑惑和轶事有了更好的了解。虽然有些意见不合常人, 但博学多才、乐于助人的先生是值得尊重的。 “闲”料很重要, 没有“闲”料, 聪明的女人没有米饭很难做饭, 但“闲”料要找人, 雪农先生, 到了晚年, 令人惊叹勇气, 《新潮州十五声》出版后, 他再次回忆整理这些珍贵的“闲”材质, 触石成金, 浸在后世, 在这些古老而稀有的年代, 星辰却寥寥无几, 真是难能可贵! 《潮州八卦》充斥着那些“无关紧要, 没什么大不了”的八卦, 运用了许多民间世界的场景, 曾经的热闹、朴实、悦耳, 带着一种愉悦和怀旧的散文韵味, 生动传神。栩栩如生的细节, 细腻生动的笔触, 被一一描绘。她是这座古城千年记忆的再现, 也是年轻人所见所闻的潮州先民生活影音。 , 重新净化、追求和打磨那些美丽有趣的事物, 并珍惜、尊重和爱护它们。仔细阅读轶事后, 发现很多青少年不会说纯潮州话, 对自己居住的家乡知之甚少。正因如此, 《潮州八卦》一书更加珍贵。不仅给我们带来了怀旧的感觉, 还转载和传承了潮州文字和语言的活化石, 注入潮州风味和潮音元素, 让老一代读者温故而知新, 让新一代读者品百年酒, 闻其香, 促进古城文明的延续, 珍惜先人留下的宝贵财富, 陶醉在这片历史的沃土中, 回味昨天, 珍惜今天, 明天追求梦想!作为潮州人, 我认为:潮州是历史文化名城, 文化气息浓厚, 先民留下了很多丰富的文化底蕴。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 每一条街巷都充满了散布着诱人的轶事, 轶事和易于记忆的语言。如何把这些记录下来, 使之有效和广泛传播, 还需要大量的努力和挽救。追寻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 是这座城市每一个负责任的作家的职责。在这个意义上, 郑学农先生做到了。
       既然先生做到了, 作为潮州文化爱好者, 我们有责任把它发扬光大。为此, 应郑学农先生的要求, 我为《潮州八卦》一书写了序。文友如酒, 越久越醇。文学友聚在一起聊天,

自然是作者倾注于笔尖。十多年来, 每周至少有两到三遍, 我和杨振旭先生、郑学农先生聊了一切, 聊了古今、诗歌、文学、轶事等方方面面。在文字的海洋中, 兄弟情谊, 兄弟情谊, 相互鼓励, 相互支持, 让我们拥有创作动力和思想的源泉, 让写作的道路不会孤独, 反而会更长久。珍惜彼此之间的友谊, 让他们更加珍惜文字的缘分。虽然今天雪农先生告别了我们, 但熟悉的场景、温馨的回忆、栩栩如生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让人留恋忘返。这是词与词的关系, 是词的聚集, 是词的相互理解。这就是文人的魅力。杨振旭老师也留下了一首七规的诗; “自那以后文坛就一直在说虚, 兰房就是这个年轻人的老太太。”我相信, 郑先生, 您已经到了自己的天堂,

希望您能再次来到这里没有疾病, 有的只是广阔的舞池, 尽情的跳你的舞, 有的欢快的歌声和阳光, 都在传播着你的潮声和声音。我们都在为你哭泣。你们为潮州文化付出了多少宝贵的心血, 永远是潮州人的宝贵财富, 但我们会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 把你们的潮州文化传承下去。我们会让您活在我们心中, 与我们一起, 迎接潮文化, 进一步推广, 复兴, 春天的到来。
       安息吧, 郑学农先生。 《新潮州十五音》和《潮州八卦》还在潮汕。学桑心计, 执着劝导, 孜孜不倦地教人, 影响了一代人。把我们留在世界的这一边。天国里还有更多的你们。一切缺失的情绪, 只能化作一连串深深的祈祷, 默默地祝福你, 祝你在极乐世界长眠安息!天国启安, 努力完成你未完成的梦想。 (耿子秋、杨俊华, 《宝路》)

Copyright © 2000-2022 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 taipingy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ikesbluesnbb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