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帮他找老婆 (上)(东京往事)_海外华人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26日

       1998年的半夜, 我被睡梦中的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我一脸懵逼的起身去客厅接电话。 “CY?是我, 我结婚了。” 电话那头喊了一声, 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我的睡意瞬间消失了。 是我在东京的朋友小B,

从日本打国际电话。 这是为了好消息。 “真的吗?什么时候结束的?” 我问。 “今天去区公所的记录,

是日本老婆。”电话里说。 “真的吗?恭喜恭喜!大问题解决了, ”我说。 听到电话那头小B的笑声, 漆黑的夜里, 我仿佛看到了他微笑时脸上的皱纹。 真替他高兴! 放下电话, 困意消失。 当我在东京时, 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关于 B 的事情。
        小 B 是我在东京的朋友。 我去日本之前就认识他了。
        他是我中学一个好同学的好朋友, 那个同学以前经常跟我提起他。 去日本前几天见过他一次, 当时的情景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天一起玩的一群中学同学聚餐送我。 吃饭的时候, 小B也来了, 从兜里掏出半包中华牌香烟, 绕着圆桌给大家递了一根烟, 抽完后捏了捏手心 , 捏了捏红色的烟盒, 吸了两口含在嘴里的半支烟, 然后从掌心伸出了干瘪的烟盒, 从里面。 取出最后一根烟, 烟蒂对着它点燃, 然后抽。
        --------去东京一两年后, 小B也去了东京。 我的那个老同学发来信息, 要我多照顾他。 小B经常去我在东京的住处, 很快就和我成为了哥们。 和我一样, 小B是山东人, 这让我从一开始就和他有一种亲近感。 那孩子和我其他朋友不一样, 有点痞子, 但很忠诚。 他的人生经历有些坎坷。 母亲生下他后, 被青霉素毒打致死。 他和他的兄弟从小就跟着父亲。 他的父亲是一名军人, 像个团级干部。 后来他再婚, 生了第三个儿子。 小B和弟弟和继母关系紧张, 经常吵架。
        父亲宠着继母和小儿子, 后来和小B闹翻了。弟弟在外地打工, 父亲的军队从东北调到上海, 住在五角场空军大院。 小B说, 有一次哥哥去上海探亲, 差点和爸爸吵架, 弟弟掀翻了餐桌。 , 跳脚骂了父亲。 此后, 他的兄弟不再来上海探望家人。 小B随父亲去了上海。 那个时候, 他还在上中学。 高中毕业后, 他在一家水泥厂工作。 他虽然和父亲、继母、弟弟住在一起, 但关系淡漠, 只和外地的哥哥有着深厚的感情。 小B不爱看书, 从小就抽烟喝酒, 朋友多是黑帮。 他的继母是大学老师, 所以他不喜欢他; 爸爸不理他, 所以小B回到上海的时候, 他只是睡着了, 什么也没吃。 我想回家吃饭。 下班后, 他在上海最好的朋友是我和他一起在水泥厂工作的中学同学。 小B说, 他去日本之前, 继母告诉他, 日本比中国好。 如果他想让他玩得开心, 最好不要回中国。. 小B说, 他一听就忍不住想骂他妈:分明是想把他扫出家门, 假装想他。 他说他的继母是个虚伪自私的老太婆。 可他自己也不想回中国, 笑着说自己会死在日本。 小B说他不想见继母, 也不想见父亲, 但1992年我从东京回到上海时, 他特地给父亲买了一台飞利浦电动剃须刀, 还给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兄弟买了礼物 . 让我把它带回上海带回家。 小B去了日本后, 很快就成了黑户口, 一开始也没打算续学费。 他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工作, 但没有存钱, 赚到的钱全都在“害怕亲近”(日式赌场, 类似于CASINO)中损失殆尽。 他上瘾了, “怕自力更生”, 上班路上有点闲, 只好进去碰碰运气。 有时他赢了, 他会带一些“精品”(赌场赢得的礼物)给我, 他非常兴奋地告诉我, 他找到了打开“依赖朋友恐惧症”的窍门, 他绝对可以 在不亏钱的情况下获利。 然而, 当我再次见到他并询问结果时, 我不仅失去了之前赢得的钱, 有时甚至连我刚拿的薪水都失去了。 小B小时候住在东北。
        他会说地道的沉阳话和山东话, 但不会说上海话, 但他经常喜欢造几句。 他的上海话带有山东口音和东北口音, 颇为滑稽。 我们很开心。 C先生的姐夫刘先生也有黑户口。 他就读上海电大, 比较自以为是, 笑小B没文化。 小B叫他“刘老师”(日语里老师叫他“先生”)。 当大家都在聊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时, 小B沉声说道:问刘老师, 刘老师是有文化的。 问他不知道。 小B饺子又快又好吃。 把面条揉成长条后, 他没有用刀切, 而是用手快速均匀地扯出一小段, 撒上少许干面粉, 开始擀饺子皮。 他一个人卷皮, 我们三四个人还是跟不上他。 不一会儿, 桌子上的饺子皮就堆成了一小堆, 他就停下了擀面杖, 放下擀面杖, 和我们一起把馅儿包好。 小B的饺子里塞满了韭菜。 他从超市买了韭菜, 打开包装, 切碎做馅。 我们问他如何在不洗的情况下洗它们。 . 他家的韭菜饺子真的很好吃, 只是朋友的老婆们不怎么吃。 他们认为小B不卫生, 还在背后嘀咕:“我厌烦心涩”(恶心死)。 刚到东京的时候, 小B告诉我们他在上海的时候经常“敲煤球”, 还说五角场一带到处都是“煤球”。 我不明白, 我问他家里不烧煤气, 为什么要煤饼干? 他解释说, “煤球”是这样做的女人, 而“敲门”是指那种女人。 几位朋友劝他示范如何搭讪, 他用生硬怪异的上海话:是该等还是等一个人? 我们都笑了。 去东京之后, 他还可能会去新宿地区敲“煤球”解渴。告诉我, 他的自信心和自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待续)


Copyright © 2000-2022 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 taipingy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ikesbluesnbb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