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县马蹬镇计生办打死人·县公安局称是自杀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1日

       ——实况记录 2000年1月5日, 黄庄乡(今马登镇)计生办6名工作人员来到我家, 逼迫父亲胡道夫到计生办。他的父亲是一名乡村医生。他当时正在看病人, 很忙。不能去。于是, 计生办六人中, 有两人举起了父亲的手臂。为首的梁某拿起一根木棍, 用几根棍子打了他父亲一巴掌, 说:“不老实, 回去算你死。”另外两人抬起父亲的腿, 他的头在地上蹭了蹭, 他们把他拖在地上200多米, 他父亲的一只鞋被拖掉了,

他父亲穿上他的鞋, 但梁不让他们穿。这时候, 村民们闻声冲了过来, 其中一位老者道:“把人拖死, 腿不放。”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纷纷放下了父亲的腿。母亲已经哭着说:“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让我先给他穿鞋。”还没系好鞋带,

就把爸爸塞进了车里。“这会杀了你!”梁说妈妈得意洋洋地说:“胡道夫没有犯罪, 活捉就不杀了。”他惊恐地瞪着目瞪口呆的母亲和村民。我的母亲面临紧急情况, 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时我只有十一岁。姑姑的表妹听到这个消息, 妈妈才刚醒:“菲儿, 给你舅舅送被子, 好冷。”她说不下去了, 推了一个包裹给他, 转身呜咽起来。天阴沉沉的, 乌云低垂, 雪盖住了土地。我的表弟搭便车到乡下。父亲被直接绑架到乡计生办, 关在一间空屋子里, 三四个人守在门口。听到表哥的来历, 他们接过包裹, 将他推了出去。他不服, 只是朝门口走了一步, 一把抓住门栏, 喊道:“叔叔!叔叔……” 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强行折断了他表弟的手, 又把他推出了。泪水浸湿了眼眶, 疼痛难忍。有生以来, 他第一次体验到了“权力”的意义——人格、尊严、民主、自由、权利……在这个时候, 已经一文不值了。无奈, 表哥来到乡政府大院, 寻找父亲的表弟胡, 但他不在家;妻子苏听了介绍, 带着表妹来到计生办。当她提议见胡道夫时, 看门人王说:“我今天不行, 明天来, 等领导冷静下来。”之后, 她告诉他们退出计划生育办公室。无奈, 他们又回到了乡政府。
       想起我父亲早上被捕, 现在已经是黄昏了。大叔一定饿了:表弟想。我去餐厅买了一碗米饭, 然后来到了计生办。里面的人商量了一会, 打开门, 让表弟把饭碗递了过来。透过门缝, 只见里面大约有十来人, 一个个都惊慌失措, 仿佛发生了什么事。黄庄乡计生办打人是家常便饭。他们因为收费问题被打了很多次, 很多人都被打残了。表哥觉得情况不妙, 立即打电话给妈妈说明情况, 然后去村里找苏, 可是找不到。
       他感到莫名的无助和恐慌, 赶紧到乡镇派出所报案。这时, 时钟指向晚上七点一刻, 姓杨的导演认真记录下来, 让表弟签字。随后, 他缓缓说道:“计生办是行政执法机构, 我们无权干涉, 明天可以看看情况, 我今天真的不能去。”他沉声道。没办法, 表哥又回到计生办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见王某匆匆推着自行车回到计生办, 后面跟着两个陌生人, 手里拿着听诊器。再三追问, 王说是两个医生。表哥问谁病了?他说没有人生病。这时, 门内有人议论纷纷:有人问, 胡道夫的侄子也在门外, 可以让他进来吗?另一个答案:永远不要让他们进来。我表弟在门外等了10分钟, 但他仍然没有开门;他预感到情况很严重, 于是又给我妈妈打了电话。表哥又去了乡政府, 找到了苏。我们又一起去了分娩中心。此时, 计划生育中心只剩下王某等人。他们说, 明天再说吧。明天?离明天还有多久, 父亲还有时间吗?但是有什么办法呢?话不多说, 老百姓只能抓紧时间;期待一切都会好起来。噩梦接连的噩梦——在苏某家, 表哥被时间迷住了…… 2000年1月6日凌晨, 伴随着深冬的寒风, 一股阴曹的气息在黄庄乡蔓延开来……紧接着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胡道夫自杀了!当母亲在亲人的陪同下, 半昏半醒的来到乡计生办时, 计生办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那扇门是关着的, 警察成了门卫,

院子里的警灯闪烁;据称, 县公安局刑警和检察院法医正在现场调查。医院内外的气氛极为紧张。母亲嚣张, 坚持要进医院见父亲, 却被警方拒之门外, 双方发生争执。一时间, 闹哄哄、骂骂咧咧、悲痛欲绝。这时, 几人走出了计生办的警卫室。警察局长是警察局长。
       有人说是公安局的周副局长。旁边是黄庄镇的镇长。很多人都认识, 其次是计生办的梁某。导演, 是那个用棍子杀人的人。 “案子正在办, 别闹了。”镇长对死者家属不冷不热的说道。 “鉴定结论一出来, 你就赶紧收尸吧。” “道府绝不会自杀!让我们看看尸体和现场!”一位直系亲属愤怒的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人群骚动起来。 “别闹!”周副局长怒目而视, “大家一定要相信公安机关, 事情就会有一个正确的结论, 传出去吧!”好奇还在于, 多年积累的民怨, 总要有一个出口。下午, 现场调查结束。公安局周副局长带着现场调查报告来到死者家属身边。他对母亲说:“现场调查结束, 初步鉴定结论——你丈夫是用床单上吊自杀的。”围观群众纷纷表示:“大家一定要相信公安机关和组织。”再次面对母亲, “葬礼我们可以处理, 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胡没有任何一致的结论:我父亲没有自杀, 而是被计生办非法拘留, 私刑, 致死!鉴于这种情况, 决定暂不处理葬礼;没有人相信所谓的鉴定结论;他们都为他们的父亲被杀而愤怒!因为他们失去的是一位医术高超、品德高尚、受人尊敬的重要人物。于是, 分工在几个高层组织之下进行:直系亲属看守尸体, 其他人开始寻找上级部门解决问题。我家拒绝处理尸体的态度, 让公安局和乡政府非常尴尬;一时间, 双方形成了对峙。下午, 公安局以进一步侦查的名义, 接获了牵头的计生办梁主任及其司机阮先生;每个人都明白这是一种特殊的保护形式。以债还命, 以杀生还——这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早已根深蒂固;毕竟, 如果有人被杀, 怎么可能不追究肇事者的责任呢? !剩下的打手先是组成攻防同盟, 都坚持胡道夫上吊自杀。去吧, 其他人如弓鸟, 终日惊慌失措。到1月7日上午, 参与事件的6名打手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落不明, 整个计划生育办公室也不再工作……就有关方面的“自杀”结论而言值得关注的是, 死者家属参与了自杀动机、自杀工具、自杀过程。 、体表特征等方面提出了关键问题。要求公安、检验机构重新评估;死者也是无辜的。有关的方面忽略。 1月9日, 黄庄乡政府提出“花钱避灾”的和解条件。共向死者家属支付了3万元“丧葬费和困难补助”。条件是:尸体在1月10日下午6点前被运走, 县公安局副局长周副局长坚定地说:“你根本打不赢政府官司!就算你打官司北京或联合国, 你赢不了;李是农村来的!”他口头告知必须尽快带走尸体;并被迫签署第一份协议。
        1月10日, 当淅川县公安局千方百计阻挠受害人家属上访, 并以各种方式威胁要将尸体移走时, 普通人怎么受得了;他们必须先移走尸体。可当尸体运走时, 却发现死者的一只手臂已经被扭断了!立即要求有关方面作出解释?同时, 申请重新认证。有关方面无法解释, 拒绝重新评估;他们声称他们无法在任何地方获胜。该协议被搁置。事发后, 家里几位有识之士纷纷上访, 先后在县、市、省。即使在北京……他们相信有关部门会彻查此事——此事惊动了新华社河南分社(新华社内参)的两名记者, 他们在电话中表示会来调查此事。不经意间消息外泄, 地方当局接二连三采取极端措施…… 2000年1月18日, 黄庄乡(现马登镇)政府在苏庄召开村民会议, 对胡道夫事件作了三章:一、不得散布谣言, 二是非直系亲属不得探望死者, 三是不得接受记者或有关方面的采访。.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舆论哗然, 民怨沸腾, 消息仿佛长出了翅膀, 迅速传遍了周边地区, 在乡、县乃至全市掀起了轩然大波!政府和有关方面终于坐不住了…… 1月20日晚, 为了掩盖父亲被打死的事实, 县公安局周副局长共传唤五十人还是黄庄镇及周边派出所以及乡政府的六十多人, 冲进黄庄镇计生办抢尸!这些人打伤了死者的姐姐和其他送葬者, 并强行将尸体和棺材运往镇平县殡仪馆。当时淅川县没有火葬场, 全县人民实行土葬。 1月22日, 为掩盖非法拘禁、私刑、死亡、毁尸等犯罪活动, 乡政府起草了本案第二份协议书, 并利用一切人脉联系死者家属, 急于和解.要求死者家属承诺不再起诉, 并前往殡仪馆领取骨灰。谁能伸张正义?如果公权力、法律、人心都无法衡量正义, 作为死者的直系亲属, 作为整个事件的见证者, 十三年后, 当我熟悉世间的悲伤, 为挣脱而奋斗从人生的苦难和迷茫中, 我依然相信法律, 相信正义终将战胜邪恶!黄庄镇(现马登镇)政府联手淅川公安局、检察院遮天蔽日, 谎报案情, 包庇犯罪分子, 最终让民众无法上诉!没有地方可以抱怨!现在我坚信, 中央的力量和媒体的力量, 一定会把真相还给我!

Copyright © 2000-2022 太平洋科技有限公司 taipingya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bikesbluesnbbq.com)